主页 > 网站权重 >

向死而生德语原文(向死而生 原句)

作者 木星SEO · 发布日期 2021-06-28 · 来源 未知

当我们谈到海德格尔时,我们常常想到广为流传的“死亡”。然而,“死”的提法很容易与“死之前先死”的含义联系起来,这就剥离了海德格尔思想的精髓。事实上,《存在与时间》的焦点不是人生哲学,而是古老的“存在”问题:“存在”是什么?为什么存在主义者存在而不是不存在?因此,更恰当的说法是“去死”。下面,作者试图谈论什么是“死亡和存在”。

一、划时代的本体论探究

为了充分理解“死亡”,我们从海德格尔对本体论的追问(befregan)开始。自古希腊以来,形而上学一直在问:存在主义者的存在是什么?为什么万物都存在而不是不存在?对此感到惊讶的哲学家们提出了他们自己的解决方案,但是这些解决方案都隐含着这些前提:

(1)万物的存在是不言而喻的,不存在‘无’的状态,而‘无’也不需要被质疑。

(2)我们不需要问所有的事物是如何存在的,身体是如何形成的。

(3)问题的答案在于那些总是‘什么’的人,而不是存在或出现本身。

海德格尔抓住了这个贯穿哲学史几千年的幽灵:形而上学一直声称它在问什么是“存在”,但一开始,它是具体的存在,而不是存在本身。哲学从一开始就脱离了“存在”,整个哲学史就是被遗忘的“存在”史。存在本身只是存在主义者的否定:存在不是一个具体的“什么”,不是一个具体的东西,但存在是“利基”。

第二,人作为此在(此在)

既然存在被遗忘和模糊,谁能重新获得存在的问题并向整个存在询问存在本身?谁能让存在展开并处于存在的展开中?只有人。因此,在海德格尔的写作中,人和这个在语义上是可以互换的。

但是人和这个还是有区别的。因为人仍然是一个具体的“什么”,我们想到的是动物和植物——一个由科学构造和分类的存在世界,这种联系不利于我们进入海德格尔的水平世界。这是什么?

首先,这不是现成的‘什么’所规定的。作为“这是”的人的本质在于存在,这在于存在的许多可能性。举一个不恰当的例子,一个人可以是律师,但同时,他有可能从事其他职业,而不受某一职业的约束。第二,这必须在世界中(在世界中),与世界结合,与各种各样的存在打交道,与他人分享(米森)。这里的“生活与共存”显然与传统认识论的主体哲学相对立,后者将主体与世界分离开来——仿佛人们不是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并独自凝视着它,于是出现了一系列不必要的问题,如“主体如何认识客体”、“观念如何与客体相一致”等等。

但是现在它已经被扔进了这个世界,它必须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它必须出现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必要对“为什么这个世界存在”这个问题感到惊讶。在这里,我们总是用情感把握世界,理解自己,用这种理解来规划自己,管理所有的行业,展现一个世界。

这里有两种存在方式,一种是虚幻状态,另一种是虚幻状态。让我们谈谈非真实性。在一个不真实的状态下,人们在堕落。每天,这不是作为它自己存在,而是作为一个忙碌的存在,总是一个“什么”,这是由当前的“什么”定义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和其他人打交道。在日常生活中,别人遇见我们并不是因为他们自己,而是因为他们很忙。在与他人的聊天中,我们说了很多,走得很高很低,似乎得到了与他人一致的真理;不管你喜不喜欢,你都必须接受“现实”,与这个世界一起走来走去。我们失去了对“达斯曼”的控制。普通人怎么做,怎么说,怎么玩,所以我们必须做,怎么说,怎么玩。每个人都害怕违反规则、逃避自己的生存和承担自己的责任所带来的具体威胁,决不能鹤立鸡群或孤军奋战;然而,“普通人”似乎从不负责。

第三,死亡并真正存在

那么,如果没有每日下沉的非真实状态,这到底是怎么存在的呢?只有勇敢面对死亡的可能性。许多人可能会想,谁不知道死亡?当亲戚和朋友去世时,植被会枯萎。我们经常经历死亡吗?然而,我们只经历生理上的死亡、身体的衰退或事件的变化,而不能经历整体的死亡——只能由个人经历的死亡。因此,完整的死亡是只属于我的死亡:独特的,不可替代的,永远属于我。整体死亡,作为一种可能性,还没有到来,但它从未远离:40年后,20年后,1年后,甚至下一秒钟,一个轻微的事故可以杀死你。

也许有人会问:幸福不是我的幸福吗?为什么死亡如此特别?因为只有我一个人的整体死亡会带来让人恐惧的“焦虑”:在没有死亡的空旷地方,有没有一个声音可以互相反映?有什么强有力的词吗?地球还在吗?有什么东西在上升吗?还有时间玩吗?

因此,死亡什么也不是,也就是否认和超越存在。死亡的无经验决定了它永远不会导致死亡,但会在“恐惧”的情绪中提前抓住它。恐惧揭示了存在的有限性和被抛弃的状态:人天生就死了,他们正朝着注定的死亡生活。在对方胜之死的理解中,在对死亡的恐惧中,有必要摆脱日常的沉沦,摆脱与存在者的联系,理解生与死的真谛,去思考自己。这时,这不再是一个具体的‘什么’,也不是由那些担心它的人规定的。人们的可能性是无限开放的,他们获得真正的自由;这不再是停留在“什么”上,而是把责任当成自己的存在。

四.结论

有些人可能会把真实的状态误解为生活在林泉中的脱俗,或者自尊。事实上,这个存在存在于世界中,不管它是真的还是假的,它与他人一起存在,海德格尔指出,只有真正的存在才能使他人存在于此。由于空间的限制,这个问题不再进一步讨论,但应该提醒大家,海德格尔本人明确反对心理学的唯我主义,并严厉批判了胡塞尔先验现象学的唯我主义倾向。当然,这些都是其他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