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网站权重 >

网贷之家最新消息(微贷网今天最新消息)

作者 木星SEO · 发布日期 2021-05-17 · 来源 未知

  2018年,网贷人一睁眼就是“合规”。

  正文|钟硕

  2018年很快就过去了。回顾今年的大起大落,最直观的印象之一就是网贷行业正在经历一个多事之秋。

  今年可以说是行业加速清仓的一年。

  网贷放款人见证了行业的黑暗时刻,几百个平台一哄而散,放款人很难维权,晚上睡觉。但监管要求网贷平台化解存量风险,限制平台高管出境,畅通网贷投诉举报渠道,给借款人一些安慰。

  今年也是网贷老赖最忐忑的一年。

  那些靠自己能力割嘴的所谓疯子,基本都走到尽头了。这些人的名字上了黑名单以后,以后就不能动了,高铁和飞机肯定坐不了,更别说出国了。

  今年在严格监管下,平台狠抓合规。

  在“108”检查细则下发后的四个月里,我想抢网贷登记票平台,集中准备合规自查报告,等待现场检查和行政检查.合规检查的最后期限临近,双降和三降政策出台,真正考验了平台的盈利能力。

  01

  发布了《108网上贷款合规检查标准》

  一轮大检查加速了行业分化

  多年的野蛮增长造成了整个网贷行业的混乱。2016年,监管力度加大,2017年,整改风暴全面掀起。原定于2018年6月底,网贷平台完成整改、验收、备案、登记后,终于在8月份得到重启提速的信号,“108”检查细则出台。

  2018年8月,国家网贷整治办下发《关于开展P2P网络借贷机构合规检查工作的通知》,将备案工作大致分为三个步骤。其中,2018年12月底完成自查、自律检查、行政核查等三轮核查。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提交自检报告的平台。大约有700个。这意味着还有近400个仍在运营的其他平台基本上没有创纪录。

  目前各地合规检查验收进度不一致。

  据12月初统计,上海、浙江大部分平台已经完成行政核查,北京的行政核查还在中间,深圳还处于自律检查阶段。到12月底,似乎很难完成三轮合规检查。

  02

  双降政策面临巨大压力

  平台遇到盈利问题

  前些年的野蛮增长,导致一些网贷平台不顾风险控制,盲目扩大业务规模,给网贷行业带来诸多潜在风险。

  2018年6月,北京率先回应监管要求,重申所有平台“不得增加业务规模或增加不合规业务”。11月19日,北京市副市长殷勇公开表示,将“减少辖区内网贷平台的余额、人数和门店数量”。

  12月5日,深圳互助黄金协会发布《十法》,要求“不得增加应还余额,不得增加贷款人数量”。对于违规者,协会将在后续的自律检查中给予其“一票否决”。其中,“放贷人数不增”在深圳是第一次被提及。

  双降政策让目前的平台面临一个最直接的挑战:如果平台选择增量,会影响备案;如果选择缩水,就很难保证收益,很难盈利,也很难弥补成本。如何成功解决这个问题,必然会考验各个平台的综合实力。

  03

  公布了“存款银行”的白名单

  伪存管平台无处可藏

  网贷平台和银行存管的爱恨情仇即将结束。

  2015年7月18日,中国人民银行提出,网上贷款平台应设立银行资金存管,以确保资金安全

  网贷平台逾期后,贷款人希望之光AMC帮助化解网贷风险。

  12月11日,四大资产管理公司(AMC)之一的中国东方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天津分公司向深圳新荣财富预支了2000万项目贷款,这些贷款将逐步支付给逾期项目的贷款人,解决平台退出问题。

  这是继银监会于8月中旬召开四位AMC高管会议后,AMC在协助网贷行业处置不良资产方面取得的实质性进展。部分市场参与者认为,网贷平台的短期流动性风险已经得到解决。但此案有其特殊性,难以复制推广。AMC要选择和调整题材,题材的选择更倾向于上市公司或者一线城市有土地的普通公司。

  最近有传言说华融资产可能参与新和汇的资产处置。但尚未得到相关方的证实。前途如何?本质上,为了从AMC获得全额预付款,网贷平台的资产必须是高质量的。

  05

  加快处置股票风险的监管要求

  最大化债务偿还率

  下半年以来,监管部门要求存在逾期风险的平台通过多元化方式加快不良资产处置。

  7月30日,广州互助黄金协会对不良资产分类处置提出三点建议:国有企业、上市公司、大型集团部门的网贷机构可以争取国有企业、上市公司、集团公司合理范围内的资金援助;可以通过并购、债权转让、破产清算等方式积极筹集资金;不良资产可以整合打包出售给第三方不良资产管理处置公司,最大限度回收资金。

  12月21日,厦门要求有逾期风险或逾期项目的平台,并立即根据实际情况制定处置方案;对于高风险但尚未到期的项目,平台应督促借款人按照合同约定按期或提前还款。

  多元化处置方式的最终目标是债务偿还率最大化。

  06

  一些小盘股的平台不被看好

  如果你暂时不辞职,就立一份“生前遗嘱”

  今年下半年,广东、上海、北京、浙江等地的互金协会相继发布了《退出指引》。要求网贷平台在提交合规自查报告的同时提交无风险退出计划。

  许多合规困难的小规模网贷平台选择了良性退出。仅在11月份,就有近64个网贷平台良性退出。部分平台被五大监管部门联合“劝退”,可见监管力度之大。一段时间以来,还股的“规模论”大行其道,但官方并没有公布还股规模的红线。

  但那些暂时不选择退出的网贷机构,也应该设立“生前遗嘱”退出计划。这是厦门互金监管部12月21日提出的,目的是确保撤单工作全覆盖。

  07

  网贷平台高管不得辞职

  股权被冻结

  在春夏之交的雷雨中,很多自称“永不逃避”的平台控制员,出了问题之后,悄然出国。另外,平台打着“良性退出”的幌子,草草卖出股票,甩锅推卸责任。

  然而,这些漏洞很快被监管捆绑堵住了。

  7月30日,广州互助黄金协会提出“三不”原则,即经营地址不可搬迁、平台网站/APP不可关闭、平台股东和高级管理人员不可流失。

  9月,北京所有平台高管和法人都被“限制出境”。

  10月19日,深圳金融办表示,在资产处置完成之前,不允许平台高管辞职或出境。此外,每个平台的股权将被法院冻结,以限制转让交易。随后,公告被删除,但这也震惊了一些有此想法的平台法人

  雷雨交加,网贷放款人信心难以恢复,平台获取客户更加困难。于是,一些网贷平台想出了各种宣传手段,频频出现在颤音和网剧里,试图吸引贷款人。

  在网贷自律检查过程中,也有不少平台发消息称已提交自查报告,自称“合规”,部分平台以银行存管为噱头,增加信任度。

  11月,北京、广东等地互金协会发表讲话,坚决杜绝以行业合规和自律检查为名进行虚假宣传或擅自变相推广。

  日前,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局长霍也表示,所有无金融许可证的金融活动都将被列为非法金融活动并接受监督。

  09

  当地金融机构开通在线投诉平台

  公安部官网批量开放投资登记入口

  自6月份网上贷款激增以来,贷款人发现很难捍卫自己的权利,必须开放投诉和报告渠道。

  8月23日,深圳金融办正式开通网上贷款网上投诉平台,供人们实名投诉。市金融办根据核查进展情况,安排专人跟进并及时回复。

  9月10日,公安部在官网“非法集资案件投资者信息登记平台”上,批量开通多个网贷平台投资登记门户,相关投资者可登录登记平台填写信息。

  11月20日,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委托北京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为北京网贷机构开通投诉平台,提供三种有效的投诉渠道。

  这些措施也提高了监管部门收集线索和处理非法平台的效率。

  10

  “黑名单”上的“老赖”

  不还钱就不能动

  这两年来,老赖的债务并没有成为网贷的痼疾。

  失落军开始从多头仓位借钱,借新还旧,慢慢加入反收联盟,组织一个团体恶意逃债,写黑料,试图推倒平台,以达到自由占有资金的目的。

  今年8月,监管要求网贷平台上报恶意逃债借款人名单,具体整改逃债现象。

  10月18日,第一批点对点借贷平台借款人恶意逃废债务信息被纳入央行征信系统。

  11月30日,国家发改委发布了第九批涉及金融业的黑名单。

  随着科技的进步和社会的发展,信用信息数据库更加丰富,这将进一步解决行业中的“信息孤岛”问题,加快社会信用信息系统的建设。

  建议,网上借钱,也要还!灯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