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创业 >

中国合伙人(58合伙人项目)

作者 木星SEO · 发布日期 2021-06-21 · 来源 未知

杭州和迈电力电子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柏杨

柏杨,四川人,2000年考入浙江大学。他从电力电子学的本科生到博士学位,离开博士后站后一直呆在那里。然而,他的志向并不完全是学术研究,他最大的梦想不是成为一名科学家或教授。他想通过成为一家工业公司,将技术转化为商品,并销往世界各地。2012年9月,杭州和迈电力电子技术有限公司在柏杨成立。其主要产品是光伏行业使用的逆变器,成立不到两年。

柏杨的创业团队有“中国合作伙伴”的意思。柏杨说:“我们在2009年开始做R&D积累,当时我们的几个师兄弟还在学习。2010年,我们在一个兄弟成立的公司孵化。直至2012年9月,我们从雇主航凯集团获得注资,因此我们成为独立公司。”

公司的创业团队只有五个人。柏杨说大家都信任他,认为他综合能力很强,所以他被提升为总经理。

因为一群人想一起做点什么,柏杨有信心他的核心团队在五年内不会有问题,即使大企业来挖人,他们也挖不走,金钱和利益也不会拆散他的团队。

“浙江大学合伙人”携手创业

凭借资金和前期研发的积累,杭州和迈成立之初就开始销售其产品,并很快取得了可观的销售额。公司成立第一年的收入就超过了1000万元。

因为他们有共同的兴趣,浙江大学的几个其他的门徒紧密地团结在一起。在合伙人中,柏杨的弟弟是R&D导演,他的哥哥是制片主任。浙江大学在中国电力电子专业排名第一,柏杨对技术很有信心。柏杨说:“我的核心团队是同一个专业的博士。其中一人在攻读博士之前在一家世界知名的公司工作了三年。他有丰富的生产经验,另一个弟弟要去美国教书。他们都选择留下来创业,因为他们和我有着相同的理想。”

这支创始人团队有互补的个性、相似的抱负和相同的专业,这是可以满足但不能要求的。柏杨感到非常幸运。“我有一个非常有效的R&D总监,生产总监和运营总监,我专注于公司管理和市场。我们都来自学校的技术背景,而市场是最弱的,所以我更擅长与人打交道,我有责任走出去,打开市场。”柏杨说。

这个创始人团队也会有争吵。R&D认为生产不够合作,生产认为R&D进程太慢。整个公司有将近40个人。到目前为止,扁平化管理已经被采用,几位副总裁正在帮助柏杨管理它。组织结构有三层。柏杨说,理科学生合伙创业会更理性,摩擦更少。如果有什么问题,我们会更容易相处。

“我的团队中有两位R&D大师,但只能有一位R&D导演。既然其中一个有生产实践经验,我就强迫他做生产。对他来说,这需要一定的牺牲。”柏杨认为,尽管创业团队都属于同一专业,但他们都应该有自己的优势,最终无论他们愿意还是不愿意,他们都必须专注于一件事。

创业必须有牺牲。柏杨说:“我也喜欢做研发,但是如果我是这个团队中最适合出去跑市场的人,我就必须出去,否则就没有市场,把产品做好也没用。”所以我认为核心团队必须学会划分。每个人都有共同的价值观和共同的兴趣。这不是金钱的合作,不仅是资源的合作,也是人的合作。拥有金钱和资源固然好,但很容易分离。如果一个团队能够坚持三到五年,那一定是因为这些人能够合作。”

有雄心去做别人做不到的事

杭州和迈的核心产品是光伏逆变器。最大的逆变器公司都在欧洲人和美国人手中,而中国产品的比例还不到30%,所以发展空间很大。柏杨说:“我们的团队

目前,世界上能做好微型逆变器的公司不多。柏杨会做一些不同的事情。今年,他的微型逆变器已经开始大规模生产。此外,柏杨也作为一个大型逆变器工作,但他必须做不同于其他人。他所做的是模块化的,将逆变器分成几个抽屉,可以随时更换。这项技术只有少数几家外国公司掌握。

柏杨雄心勃勃,要做别人做不到的事情。如果有人一天工作10小时,他将工作14小时。他说:“因为我们没有别人的钱和人,我必须比别人快。唯一的办法就是努力工作,加班加点。绝望不仅是时间的积累,也是精力的充分投入。当你吃饭时,你必须考虑问题。如果别人想不出来,我半年后拿出来,这样即使是小公司也有发展前途,你一定是在创业之初就绝望了。”

柏杨首先领先。他经常出差。由于公司没有专职司机,他不得不自己开车。他一年要开车5万多公里。他不得不离家出走。柏杨已经发展出一种努力工作的能力,无论他在哪里,或者住在哪里的酒店里,他都能适应。柏杨从小就是一个很困的人,但是现在他睡不着,因为他的脑子里每天都充满了事情。

柏杨说,专业博士毕业生的年薪超过20万元。对他来说,出去找工作很容易,即使他不创业,他也能过得很好。“我个人对自己的压力很小,但我对团队的责任感给了我很大的压力。”

在创新中寻找市场机会

绝望也反映在创新上,思考别人想不到的东西,推动市场接受创新。杭州和迈有许多技术创新,有些产品可以达到世界最高效率,如微型逆变器和高压直流输电。

高压直流输电项目是赫迈与财富500强公司的合作项目,所有的研发都由赫迈完成。由于时间紧,任务重,今年上半年至少需要三到四个月。这个团队成员经常忘记吃饭和睡觉,工作到晚上12点,没有周末。柏杨的目标是达到97%的效率,现在世界上的大公司也达到96%。该产品主要用于数据中心和运营商的数据基站。稍高一点的效率可以帮助客户节省相当高的电费,所以这一百分比的增加对客户非常有吸引力。

要达到最高的效率,没有现成的技术可用,我们只能依靠自己不断的尝试和错误以及不断的改进。柏杨说:“因为我们是一门工程学科,这是一门实验学科,不能用理论来计算。我们必须打开电路做实验。在那段时间里,许多人累得无法忍受,团队开始浮躁,但最终他们克服了。像我们这样的公司必须抓紧时间。”

提前一两年看到机会是不可避免的。如果你做得太早或太晚,你可能会死。许多公司都朝同一个方向看,但第一个吃螃蟹者的现金流在市场公布后被切断,但第二和第三位的现金流更大。一个全新的产品要被市场接受需要很多钱。如果你坚持不住,你就是在为你身后的公司铺路。现在,中国第一家微型逆变器企业正处于这种尴尬的境地。

柏杨是第二名。他说:“应该说我已经掌握了微型逆变器的时序。如果你太早进入市场,投资太多,你就没有太晚的机会。以我们自己为例,我们的模块化逆变器做得很好,但是进入市场太晚了,市场上做光伏逆变器的公司太多,价格竞争非常激烈。微型逆变器没有这样的问题,许多客户都在等待我的产品。”

在努力工作的前提下,时机尤为重要。柏杨说:“太阳能产业前景看好,太阳能逆变器有很多发展方向。我们以前做过很多积累。一两家公司已经开始生产新产品,我们也在跟踪观察和思考,特别是外国的新想法,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