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创业 >

失败次数最多的创业者(创业失败会给创业者带来哪些成本?)

作者 木星SEO · 发布日期 2021-06-10 · 来源 未知

第一,年度词汇最高的公司:乐视

在这一年里,乐视和贾悦婷深深地感受到了天空和大地。

创业是有风险的,乐视和贾悦婷是最好的例子

2016年,乐视仍是一家市值超过600亿元的上市公司,其所有成员都在努力打造LeEco生态,扼杀他们的梦想。然而,2016年底的资金链问题成了第一张倒下的多米诺骨牌,随后乐视开始走上崩溃之路。

这场危机将把乐视体育、乐视等乐视公司卷入漩涡。2017年初,融创中国向乐视投入了150亿元人民币,试图挽救它,但收效甚微。随后,乐视的关键词似乎只有“讨债”和“员工流动”。

2017年4月至7月,乐视经历了“挪用13亿易得资金”危机、乐视网络暂停、贾跃亭辞去乐视总经理职务、大规模裁员、多家银行申请财产保全冻结乐视公司存款、讨债供应商聚集等与美国大规模枪战一样激烈的事件。

2017年7月,贾悦婷辞去了乐视的所有职位,独自去美国制造汽车。随后,贾跃亭宣布他想在下周返回中国,由于许多经纪人逾期未还的债务,他被列入“莱莱黑名单”,并以莱莱的身份出现在《纽约时报》上。

2018年1月2日,仍在美国的贾跃亭在他的个人微信公众账户上表示,他将委托妻子甘伟和弟弟贾处理上市公司的债务问题。

贾悦婷的个人财富从2016年的420亿元缩水至2017年的20亿元。

2017年12月,新能源汽车在中国非常受欢迎。然而,贾悦婷没有什么希望。他能翻身吗?你能回来吗?

值得期待。

GPLP反思:乐视失败的原因:过度扩张

实现LeEco生态只有一种可能:有永远不会花的钱。

然而,乐视并没有这笔取之不尽的钱。

因为生态化不是多元化的,生态部门应该是相互依存的,至少有一个企业有强大的基础,可以为其他部门提供持续的、循环的、充分的造血功能,从而形成企业的良性发展。

由于缺乏造血能力,乐视成了砧板上的肉。

乐视融资情况介绍:

第二,倒下的小明自行车小明自行车酷骑

2017年,在失败的企业中,共享自行车是受打击最严重的领域。

2017年初,一年前,共享自行车迅速崛起,然后开始疯狂增长。然而,一年后,风口上的共享自行车开始倒塌,几个共享自行车企业被曝光押金无法退还。

在此期间,你经历了什么?

这一切都始于两年前。

2015年6月,戴维ofo收到了第一辆学生共享的自行车,这标志着共享经济的正式到来。

随后,随着mobike的加入,共享自行车作为一个新的商业品种,吸引了众多媒体的报道,共享自行车继续保持温暖。

对资本的追求也刺激了其他初创企业渴望尝试。有一段时间,街上有各种各样的共享自行车,如红色、橙色、黄色、绿色、蓝色和紫色,竞争非常激烈。《奥福》和《莫比克》中的口水战也让这个行业充满了话题。

2017年下半年,腾讯和阿里的加入使得整个行业梯队更加明显。mobike完全接入了微信,而ofo在支付宝落户。共享自行车不再仅仅是“彩虹汽车”之间的竞赛。在mobike和ofo的双头垄断下,留给其他平台的机会越来越少。

然后,破产的浪潮开始袭来。

2017年6月21日,3Vbike公司宣布,由于大量自行车被盗,从现在起,也就是其上线运营前的4个月,该公司将停止运营。

2017年8月2日,因非法集资和资金链断裂,马赤池自行车被栖霞区工商局列入非正常经营名单。从“富有的第二代”到“消极的第二代”,前后只有8个月。

2017年9月底,库比金透露,资金链断裂,保证金难以退还。许多经营单位与工商局失去了联系,一些地区开始清理库比金。

2017年11月,供应商和用户封锁了小榄自行车北京办事处,禁止其索要账户和depo

GPLP反思:企业家不能效仿

分享自行车没那么简单。

共享自行车的价值不仅仅是利润租金,还涉及大数据、线下交易入口、旅游服务等领域。基于以上特点,在共享自行车市场上不会有小而精的企业。这就要求共享自行车企业必须拥有较大的用户和较快的扩张速度,并且必须是赛道上的前几名。只有几个行业本身被允许生存,投资者只看轨道上的前几个,这导致许多小企业融资困难,纷纷效仿,不得不关闭。

第三,虚拟现实行业非常好。为什么完美的幻想会破灭?

2017年,虚拟现实全面回归。

随着人工智能的爆发,虚拟现实又开始升温,但不幸的是,这种完美的幻觉与潮流背道而驰。

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一切都需要从头开始。

2013年,赵波和他的几个朋友放弃了原来的工作,一起创业,在北京建立了一个完美的梦境。

2014年,完美幻想专注于虚拟现实头部显示器的研发,在业界获得了一定的声誉。但是他们认为虚拟现实需要硬件和内容。

这是真的,但实现起来并不容易。

所以他们决定制造一种硬件产品——全景照相机。

经过五代产品迭代,当赵波和他的团队判断它可以大规模生产时,在2015年11月,他们从英特尔资本获得了数百万美元的天使投资。

与此同时,在美国圣地亚哥举行的英特尔资本全球峰会上,完美幻想发布了眼影4K虚拟现实全景相机,它可以实时拼接,支持360*360录制,并支持虚拟现实头戴式观看。

发布后,订单数量达到1000件。

一切都很完美。

在2016年消费电子展上,在英特尔展台的帮助下,“完美幻想”向公众展示了“眼睛”。订单量进一步增加。

2016年2月,为了尽可能创造合适的地点和合适的时间,完美的幻境南移至深圳。与此同时,1000万元人民币的a股融资已经完成。据报道,它的办公室已经从开始营业时地下室的几平方米变成了700平方米,团队成员也从6人增加到了100多人。

2016年12月,完美幻想与新华网在第四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达成战略合作,推进虚拟现实新闻的产业化应用。

然而,由于供应链问题,完美幻想有订单,但不能按时完成生产。最后,资金链断裂,公司宣布破产。2017年2月27日,完美幻想的所有员工突然收到首席执行官赵波的口头破产通知。

自2016年8月以来,100多人的团队相继被解雇,只剩下最后28人。

GPLP反思:硬件企业的供应链管理可能是致命的

如果管理经验不足以导致失败,那么供应链管理经验的缺乏会让完美的幻想真的破灭。

2016年初,完美幻想宣布订单金额超过1亿元。

然而,完美的幻想供应链管理总是跟不上,它负责供应链相关事宜的频繁更换,这使得产品的交付拖拖拉拉,更多的订单只能是昙花一现。

例如,完美幻想与许多互联网公司合作提供直播和视频服务,但在签署协议后,最初同意在5月份供货,但交货日期将推迟到8月份。

半年没有给对方供货,最后伙伴们放弃了完美的幻想。

因此,对于一个销售像完美幻想这样的硬件产品的公司来说,供应链管理可以说是致命的。

这就像去购物中心买手机,却发现商家没有提供手机。这难道不是一个玩笑吗?

完美的幻想融资环境

2015年11月,英特尔百万美元天使轮投资了一个完美的幻想

2016年1月,金浦投资、英特尔和天山资本向其提供了数千万元人民币的融资

2017年5月,新一轮战略融资被方浩集团投资数千万

4.为什么直播平台“独角兽”的光圈会掉下来?

“来去匆匆。”

2017年,原本繁荣的直播市场迎来了一波破产浪潮,许多直播平台相继倒下,从而撕开了直播平台的虚假繁荣

2015年9月,张毅发现大部分图片流量都是通过微信获取的,创业者很难站稳脚跟。后来,我看到了美国移动直播APP――潜望镜和猫鼬相继出现,这引起了张毅的兴趣。

因此,2015年10月,Aperture转型为视频直播APP,致力于为全民打造互动手机直播平台,成为直播行业最早的企业家。

2016年初,直播行业开始高速发展。仅在三个月内,盈科、焦赞、一顺等100多个直播平台就获得了融资,这些直播平台背后还有腾讯、欢乐时光等上市公司。

随后,为了在直播行业脱颖而出,Aperture Live和旅游频道联合举办了“Aperture明星校花大赛”,一举成名。据统计,当时Aperture Live的用户数超过40万,日均收入超过800万,就像直播行业的独角兽。

只是现在高兴还为时过早。

2016年下半年,随着巨人的进入,在烧钱的激烈竞争中,虽然光圈直播花了所有的钱来获得流量,它确实有很高的流量,但是,他们仍然无法获得投资者的钱。

2017年6月,在支付了6月份的工资后,其员工再也没有拿到一分钱的工资。

除了员工,Aperture还欠平台主播5000到90000元不等的工资。

目前,官方网站的直播已经无法进入,CEO张毅坦言微信融资失败。

光圈关闭后不久,直播平台的崩溃正式开始,18个平台,包括爱情现场,娱乐现场,凸形电视,和网络直播现场很快无法降落或关闭;2017年4月,国家网络信息办公室关闭了18个直播应用程序,如杏直播、桃秀和蜜蜂直播;两个月后,许多文化市场的综合执法机构关闭了11个手机表演平台,如“悟空电视”。

破产的浪潮,轰轰烈烈的开始,然后一切都很快消失了。

GPLP反思:过分追求热情并没有意识到真正的风险

1.企业家和投资者过分追逐风,同时有许多直播平台。平台的供给远远超过需求,最后是洗牌和关闭的必然趋势。

2.跟不上行业的快速发展。

随着政策监管的收紧,直播行业的准入门槛也在不断提高。2017年12月1日,国家开始对直播平台和主持人实行“双资格”、“先试后送”、“即时屏蔽”的要求。根据规定,只有少数几个符合要求,如YY,呼亚生活和盈科生活。

平台公司的资本纠纷;

随着巨人和国家队的进入,中小型直播平台的资源比较薄弱,无法与巨人竞争。

然而,如果我们得不到资金支持,随着带宽、内容和营销广告成本的上升,这个长期烧钱的平台只能宣告破产。

Aperture Live已收到何仪资本、紫辉风险投资和协同创新投资的1250万美元预A轮融资。

5.“你可以花几美元开一辆豪华车”:合用一辆车听起来很美

“减少私家车的数量,有效地解决交通堵塞”,共享汽车一诞生就将引起人们的关注。

它只是在高潮之后,然后没有事后的想法。

友友租车成立于2014年3月,原名友友租车。在早期,它是由私人汽车以P2P模式共享的。用户可以把他们的车放在平台上,租给有驾照但没有车的人。

2015年3月,利用春风的P2P租车优势,友友租车获得了1000万美元的A系列融资,用于轻松租车。

2015年10月,友友汽车租赁专注于电动汽车分时业务,更名为友友汽车。

截至2016年底,70家门店的分销和近300辆电动汽车的拥有,是中国较早进入分时租赁业务的先行者。然而,当2017年分时租赁市场出现时,这一切都戛然而止,令人唏嘘不已。

2017年3月10日,官方微信公众账户“朋友和朋友的车”被更新

2017年10月23日下午,共享汽车EZZY召开了临时全体员工会议。会上,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付强突然宣布公司即将解散并清算。一些员工表示,他们被一个接一个地“踢出”微信工作组。

与此同时,2017年底,高端共享汽车公司EZZY宣布破产,这给共享汽车的未来发展蒙上了一层阴影。

GPLP反思:共享汽车崩溃的原因:模型前的糟糕体验

共享汽车成本高,收入低,这一点从诞生之日起就被许多人所否认。

其次,影响用户体验的因素很多,如便利性不足、停车费用高、收费难等。此外,大城市对牌照的严格监管是分时出租汽车扩张的最大障碍。

利润困难,经验贫乏,最后,共享汽车开始消亡。

朋友和朋友的融资情况

2014年9月,友友汽车租赁由光速安贞中国基金牵头,K2和天使投资人王刚参与。

2015年3月,优游租了一辆车,并获得了1000万美元的A系列融资。

在此期间,友友汽车租赁共获得两轮融资,累计金额达2000万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