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创业 >

黎瑞刚是哪里人(黎瑞刚的创举有哪些)

作者 木星SEO · 发布日期 2021-06-09 · 来源 未知

一个业外的“野蛮人”,一个来自软银和华创资本的“金融精英”,从零开始在国内音乐市场扎根。短短两年,在成功地将百老汇经典剧目《我,堂吉诃德》和《Q大道》中国化并推向国内市场后,这支队伍在2015年获得了行业内最大的投资,来自李瑞刚执掌的中国文化产业基金。

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完全脱离班级的团队的成就。杨嘉敏,七幕人生音乐剧的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毕业于北京大学英语系,主修英美文学。当他成为职业生涯中的金领时,他从零开始推广百老汇音乐剧。目前,《我,堂吉诃德》和《Q大道》已经在中国成功上演,正在热播的《一步登天》也于本周末在北京完成了首映式,随后登陆上海。

《首席娱乐官》最近采访了这位年轻的企业家。虽然杨嘉敏不老,但他很冷静,很踏实。他第一次赢得了李殊的青睐。杨嘉敏说他很冷静。“现在在中国做音乐剧是一片尚未被充分开发的蓝色海洋。”杨嘉敏的音乐公司“生命的七幕”是针对日本著名的音乐公司“四季剧团”。“四季剧团的年营业收入接近200亿日元,相当于16亿元人民币,而整个日本音乐市场的规模接近100亿。目前,中国仅占日本的不到10%,而中国的潜在市场比日本大得多。”杨嘉敏对《首席娱乐官》说。

目前,《七幕人生》的团队成员大部分都是“85后”,没有一个是来自与音乐剧相关的专业课程。他们学过金融、信息技术、法律,甚至化学和生物学。杨嘉敏笑着说:“我们最大的优势是团队有很强的学习能力,但是在做一些创新的时候,就没有班级那么大的负担了。”

在采访中,肖冠发现,杨嘉敏能够在短短两年内脱颖而出,成功地吸引了资本的注意力。成功的主要原因如下:

定位独特清晰,仅制作“中国版”经典音乐剧

虽然国内演出市场规模较小,但竞争激烈。数据显示,2013年国产电视剧票房达到7.4亿元,同比增长6.5%。戏剧表演生态链基本形成,国家工业化发展之旅已经开始。音乐剧的票房收入达到2.34亿元,虽然数额不大,但增长率高达21.7%。2013年,国内音乐演出总票房收入达到43.06亿元,这表明音乐剧的增长率和市场空间非常大。(参考数据,2014年,仅在北京演出的票房收入就达15亿元人民币,而音乐剧是增长最快的类别。作为和音乐剧一样的娱乐方式,电影在中国大约有200亿元。(

出生于金融业的杨嘉敏非常关注风险与收益的投入产出比。她告诉《首席娱乐官》,“音乐和电影的最大区别在于,电影是一次性投资,是一个高风险、高回报的行业。这部电影的票房可能达到10亿英镑,或者可能会倾家荡产。但音乐剧需要时间来积累票房。”一部电影在一周内可以达到的票房可能需要五年或十年的时间来积累。音乐剧是一种非常市场化的产品。如果戏剧本身质量高,市场接受度高,就可以不断地上演。那么它的累积票房可能不会低于这部电影。例如,音乐剧中的经典之作《狮子王》和《悲惨世界》可能比世界上任何其他电影的票房都高。

只有“经典版”才能本土化,避免原创经验不足的风险,并能把已经取得巨大成功的外国剧目引入中国,使商业模式更容易被“时空”所验证。

在线和离线打开“O2O”

“音乐剧是一个不能再传统的传统产业,但它也面临着互联网的冲击和颠覆。”杨嘉敏告诉《首席娱乐官》,七幕人生的未来目标是建立一个O2O音乐公司。

所谓的“O2O”意味着开放线上和线下资源。“我们的目标是到2017年和2018年拥有近100万观众。这些观众来自哪里,他们的特点是什么,我们如何留住他?我们需要引导他从线下戏剧转向在线平台,以实现有针对性的服务和营销。”

在杨嘉敏看来,这些观众有一些共同的特点:中产阶级,年龄在20至35岁之间,消费水平高,受过良好教育,主要是女性观众。通过这些共性,有可能挖掘出更多的需求。这种需求可能是社会的、婚姻的,或者是推动他更高质量的产品。“简而言之,我们希望通过互联网留住这个人,让观众成为我们的用户。”

当然,作为一个非常传统的行业,“O2O”的互联网思维能颠覆音乐行业吗?目前还不清楚,但最重要的是产品的质量,也就是剧本本身的质量。“互联网”只能在效率和工具层面解决问题,而音乐剧的体验产品在于观众的用户体验。

擅长“跨界”,并利用明星和大v

当杨嘉敏制作第一部电视剧《我,堂吉诃德》时,他是一个没有任何推广资源的局外人,所以一开始他很被动,第一周的出勤率很低。在匆忙中,她想出了一个“最愚蠢的方法”,那就是在微博上一个接一个地给大V发私人信息,邀请他们来看这部剧。比如王功权、任志强、高、等明星人物,她打动这些“老大哥”的方法也很简单,就是“搜索他们的微博,谁说他们对音乐剧感兴趣,我们就直接给谁发邀请。”杨嘉敏笑着说道。

杨嘉敏甚至总结了一个在微博上发私人信息的“骗子”。对于大哥王力可功权来说,最好是在早上发,因为他们早上起得很早,所以第一时间就能看到。“我没想到这个把戏会奏效。看完演出后,王功权还发了一条微博――一个25岁的女孩向亲戚借钱成立了一家文化公司,去美国谈判,回到中国招演员,把美国百老汇音乐剧《我,堂吉诃德》搬到中国,在北京的特洛伊木马剧场用英语上演!女主角是上海音乐学院新毕业的学生。她英语对话流利,表演艺术高超,这让一个社会底层的女性角色感动得热泪盈眶,掌声雷动。新一代的年轻人真的不简单!被投资界誉为“诗人”的王功权老师早前就发了这样的微博,引起了很多讨论和转发。

随着第一个“大V”的推荐,杨嘉敏积累了他的第一批核心观众,此时吸引了资本的注意力——也就是现任上海文光董事长李瑞刚的注意力。

“李叔叔”在和李瑞刚的故事是怎么开始的?下面的采访将带你进入杨嘉敏的音乐世界,一个立志成为“中国百老汇”的企业家。

与杨嘉敏的对话:这一定是“中国百老汇”的时代

《首席娱乐官》:现在,你有没有计算过过去三年音乐剧的票房收入?你有这方面的统计数据吗?

杨嘉敏:我们从2012年开始表演,2012年20场,2013年60场,2014年超过200场,速度差不多。然后,在2014年,一部《Q大道》的电视剧将会赚近2000万元。

《首席娱乐官》:中国文化基金最近投资了你,这也是他们的第一个音乐项目。这个故事是如何开始的?

杨嘉敏:事实上,我们和李叔叔最早的接触是在《我,堂吉诃德》年。事实上,这个过程非常漫长。

当时,CMC团队的一些人来看《我,堂吉诃德》,看完之后,他们给了我反馈,认为我们做的其实很接近百老汇风格。因为在中国有很多人在做原创音乐剧,但是这种效果可能会和百老汇的调子有点不一样。因为我们从一开始就确立了主要的创作团队必须是外方和中方的合作。无论如何,外国人比我们更了解百老汇,而百老汇在中国实际上是一个新的娱乐类别,制作人才非常稀缺。所以我们需要一个学习过程。有了这种合作,感觉就更真实了。

我们觉得中国不缺乏市场和高质量的内容。音乐剧作为欧美的一种艺术形式,需要纯正的血统来保证高质量的内容。此外,虽然舞台上的歌舞非常活泼,但音乐剧背后的制作和管理需要非常精确和严格。所有这些都需要通过与外国团队的合作来学习。最初的合作是在2013年,因为当时我们的规模对于中国文化产业基金来说太小了,我们只表演了20场。他们的基金不太可能投资在我们身上,但我希望长期关注这支队伍,并且觉得这支队伍很年轻,很有进取心。他们介绍了中国文化基金会投资的TVBC,并参与了《大道》项目。我认为这也可能是一个过程。他希望通过项目合作更深入地了解你的团队和你的商业模式。

《首席娱乐官》:最后,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和李瑞刚谈融资的?

杨嘉敏:《我,堂吉诃德》于2013年10月在上海首映。李叔叔被邀请来看它。邀请他不容易。他的日程安排很满。当时我刚从上海回到北京,他的助理突然告诉我李叔叔那天晚上要去剧院,所以我马上订了那天5点的下一班飞机,我说我必须去那里见他,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他本人。看了这部戏后,他也很开心。看完之后,大家交换了意见。作为国内文化产业的领军人物,李叔叔对文化市场的发展、格局和投资策略有着深刻的思考和理解。此外,在商业层面,它在信息技术、互联网思维和模式方面有很高的认知度。此外,通过《Q大道》项目的合作,估计已经获得了一些TVBC反馈,我们被认为是可靠的。

但后来,事实上,当他们真正做出决定时,中间有一些曲折。当时和李叔叔交谈后,我充满了信心和希望。但是从那以后,就没有联系了。这个等待过程仍然非常痛苦。毕竟,作为一个行业领导者,我肯定了你,然后我不相信你。仍然有一些心理上的差距。在这段时间里,我们应该做我们想做的事情。五月的一个早上,我和我的票务同事在58号楼的底层的一个摊位上卖票,我们接到了李叔叔的电话,他说他在过去的六个月里一直很忙,所以没有联系我们,但是现在已经决定了,所以让我的同事稍后和我联系投资。那一刻我感到更加自信。

《首席娱乐官》:你当时对李瑞刚说了什么,他投资了你?

杨嘉敏:至于我们的项目,他说这不是短期的财务收益。他认为这是一个将在中国诞生百老汇的时代。李叔叔是一个非常相信年轻人的人,这可能与他的个人经历有关。他很小的时候就成了文光总统。他觉得这件事应该移交给更多的人。一个年轻的团队,可以更好地融入这个时代的一些趋势。因为音乐剧是一种异国情调的产品,它在中国仍然是一个新事物。从市场的角度来看,年轻人更容易接受和消费。作为一个年轻的团队,我们会更好地理解我们同行的想法。另一方面,在表演市场,你会发现每个人都走得非常非常慢,甚至比餐饮业慢,但餐饮业有很多互联网思维。但是表演市场没有。这是一个非常传统的行业。事实上,在国外,音乐剧是一种非常受欢迎的娱乐形式。像电影一样,在日常娱乐中,每个人都去剧院看戏剧是一种常见的行为。但是在中国,音乐剧甚至还没有作为一种娱乐形式进入公众的视野。因此,李叔叔也觉得有一些新的方法来做这样的事情,这些想法很适合我和他交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