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创业 >

创业的压力让人崩溃(创业的心理承受压力)

作者 木星SEO · 发布日期 2021-06-09 · 来源 未知

在过去的一年里,世界对大多数企业家都不友好。

沮丧、沮丧、孤独、失控、责备、羞辱。戴卫、罗永好、刘立荣、贾跃亭,甚至那些昔日的明星企业家也不例外。

你想创业吗?如果没有无比坚强的心,没有不同于常人的钢铁身躯,也没有学习进化的能力,而只有一个空洞的梦想和鲜血,那就建议三思而后行。

阿宝曾经认为创业就是为了实现梦想,但现在看来,梦想似乎遥不可及。

薄熙来关闭了一年前刚刚成立的电影公司,去了位于朝阳区于慧南路的鲁迅文学学院学习。阿宝的宿舍是614,一个朝北的房间。窗外阳光明媚,一群灰色的鸽子在钢筋混凝土丛林中自由飞翔。

与现在的大海和天空相比,六个月前的阿宝非常焦虑。

他的电影公司已经成立了一年多,开发了十多个项目,培养了九名投资者,并拍摄了一部电影文学电影.但是知识产权很难轻易出售,谈判项目的签约合同说不,并且总是告诉对方不要在最后一刻投票。

阿宝发现,影视产业的生态完全不同于以往的创业环境。被拍摄的艺术电影获得了龙的标签(放映许可证),但无法进入影院线,并停止在惊人的发行费用,而发行机构对文学电影市场并不乐观。烧钱很难。一天,阿宝突然想通了。

失败是悬在企业家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对于创业的残酷性,经纬中国的创始执行合伙人张颖说:“创业三年的企业有93%会死,只有7%会活下来,但所有的创业者在创业的路上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失败的后果。”

创业是九死一生。幸存下来的7%的企业家有着不同的想法和健康的身体。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们仍然有在这个时代成为英雄的运气。

对于那些成功的企业家,“如果我能重新开始,我就不玩这个了。”那么玩什么呢?成为一个极客、产品经理、投资者……或者作家?如果生活可以重新开始,他们会拒绝创业。

“我一生中最大的错误就是创建阿里巴巴,因为工作占据了我所有的时间.如果有来世,我不想谈生意,也不想工作。”马云在阿里巴巴18岁的成人仪式上对4万多名听众说了这番话。

不幸的是,许多人只是把这理解为马云的“骄傲”。

《创业维艰》的作者本霍洛维茨(Ben Holovitz)将自己的创业经历总结如下:“在担任CEO的八年多时间里,只有三天是繁荣的,剩下的八年几乎都是艰难的。

尴尬,困难,压力很大……就是这样,为什么要创业?正如张颖所说:“不能醒来的人是勇敢的人。”

不接受失败的代价

“不同的社会阶层就像一个平行的宇宙,我们期待看到更多的人愿意跳出这个僵局,通过自己的努力。不管业务是暂时失败还是阶段性成功.但只要我没有放弃,它就不会完成。”

开机电影《燃点》播出后,西毒CEO安传东在他的朋友圈里写了这样一段话。罗永好在《燃点》中说:“泥腿改变命运的冲动,远远强于五代富豪操持家族生意的动力。”安传东也是。

《南方人物周刊》杂志梳理过,近年来,改革开放打破了阶级固化的九个渠道:高考、暴利、打工潮、裁军、股票交易、下海、留学、新经济、海选。随着社会转型的推进,改变一个人命运的机会呈现出波浪式的演变,每隔几年就会发生变化。

安传东想通过新经济改变自己的命运。近年来,随着“网络股”的飙升,有人把以信息和网络产业为代表的“高科技产业”称为“新经济”。在中国,企业在新经济中的增长依赖于风险资本的“注入”,而盈利模式则基于庞大的用户群。

2019年1月22日上午,西毒首席执行官安传东来到位于望京的茱莉亚大厦。一位教育轨道的企业家看了电影《燃点》,觉得她的公司可以和西毒在渠道上合作,帮助安传东。

安传东,1992年出生的企业家,圆脸,中等身材。他简单明了。《燃点》上映后,安传东在影片中屡败屡战,让很多企业家热泪盈眶。

他缺乏自信、固执和承认失败的勇气,与当时创业的人非常相似。

安传东从河南安阳的一个小镇被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录取。他在考试中表现出色,第一个目标是获得奖学金,但后来奖学金就属于别人了。安传东发现,人与人之间的差异在于人才、基因和资源。

尽管沮丧,安传东没有放弃。他想用另一种方式证明自己。大二时,他从哲学系转到了商学院,开始在校外兼职。他在苏宁做推销员,三天三夜赚了360元。

安传东报道说,学校买卖二手货,他得到了第一桶50万元的黄金。他买了一辆汽车。后来,他去Sohu.com实习。在此期间,他采访了雷军、董明珠和宗.他认识微软的盖茨、苹果的乔布斯和脸书的扎克伯格.他们被贴上了创新、勤奋和非传统的标签。这些成功的故事激励了无数充满激情的年轻人,安传东就是其中之一。在此期间,他遇到了他的老师张五常,他一起卖橘子和花,并感受到了他们生活中的经济学原理。

安传东在搜狐实习后,本可以留下来工作,但他放弃了。安传东的一些商科大学生去了银行,一些成了公务员,安传东想创业。2014年3月26日。安传东第一次创业。

那一年,O2O创业如火如荼。在中关村创业街,一个著名的笑话是,一个保安说他要提货,一个月之内他得到了数万美元的投资。几个月后,他的钱用光了,所以他来另一个方向拿钱。

安传东正在做一个O2O项目,“最后一公里邮政”,经常在校园里产生大量的物流订单,但是快递只能把产品放在校园的某个地方。安传东想填满“蓝色海洋”的最后一英里,学生们可以通过手机接受订单,帮助快递人员将货物运送到最终地点。

安川东的这个创业项目被放在全国创业浪潮的背景下,安川东天使轮和普锐斯轮共拥有1250万元。据IT Orange统计,2014年,812家公司赢得天使投资轮,846家赢得A轮,225家赢得B轮。

安传东项目的整体进展也很顺利,因为泰顺浮了上来。安传东告诉自己,这个项目的现金流非常好。他的账户上曾经有超过2000万的现金。安传东一度成为共青团中央倡导青年创业的典范。这是安川东创业的亮点。

后来,他跟着疯狂的补贴,项目失败了。截至2016年底,安传东一无所有,欠下数百万外债。

安传东告诉《深网》,当时他心里有很深的恐惧。当他晚上睡不着时,他会想,他怎么能还钱,白天去上班,晚上去捡垃圾呢?

当安传东非常尴尬的时候,他回到了河南省安阳市花县四间房的老家。他的父亲是个木匠。他拿走了父亲一年148,000英镑的收入,付给员工最后一份工资。幸运的是,当投资者买下他的公司时,他告别了他的第一次无债务冒险。

安传东近年的创业生涯只是令人尴尬。他会为200元的电费责怪他的女朋友。有时公共汽车卡里只剩下4美分.

伟大的心理测试

如果我们说失败是悬在企业家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压力是创业过程中的正常状态。一度,企业家的抑郁甚至成为一个话题,并在《经济学家》之前以漫画的形式在杂志上发表。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赤裸裸的现实。

薄熙来,湖北人,北票人,也在商务部工作,并被北京一所著名的“985”大学录取为全日制研究生。他以文科学生的背景去了金融。但阿宝最重要的人生经历是创业。他说:“商场是一个生与死的地方。”他还说:“现实总是比小说更刺激、更残酷。”

薄一波赶上了纸媒的黄金十年,然后他加入了一家户外媒体公司,实现了从媒体人到专业人士的华丽转变。阿宝有一个平稳的过渡,他是一个很好的作家写文章,以及在销售。

好时光并没有持续多久,这家户外媒体公司的高层内部发生了争斗,创始人和投资者也直接因为赌博协议而爆发了冲突。在最激烈的时候,投资者冻结了公司账户,赶走了总经理,然后总经理用社会暴力赶走了投资者指定的职业经理人。

阿宝毅然选择了离开。他想和一家创业公司一起成长,但它显然不是这样一家创业公司。

六个月后,阿宝选择了一家成长中的连锁公司加入他。他的职位是副总裁,负责品牌和融资。在巨额亏损的情况下,他成功地进行了两轮融资,使公司几次脱离了生死边缘。

直到有一天,半夜早早醒来,然后持续了半年,每天晚上只睡两三个小时。

失眠是焦虑和渴望说话,这一点阿宝不能与公司员工分享或告诉商业伙伴。阿宝需要为自己找点事做,于是他开始写商业战争小说。每天发生在我们身边的商业故事像流水一样从他的笔下流出。

他的高层内讧和融资经历成为了他写作的素材。阿宝写得很快,在将近三个月的时间里,他几乎完成了一部40万字的小说。

在这个过程中,阿宝辞职了。他觉得他不能夺走自己的生命。他长期失眠。他的脸上长了一些老年斑,他的发际线在向后移动。

离开这份工作后,阿宝开始了自己的事业。他成立了一家电影公司。公司地址在北京市东四环靖远区。两名前下属跟随他来到这家新公司,他与一名董事签了合同。那些薄熙来曾经认识的投资者只投资互联网,他们不了解电影行业,也不投资。

阿宝这次开始创业,持续了一年。由于各种原因,原定的电影项目被推迟了,总体上有点沮丧。

在告别了重新创业后,薄熙来加入了中国作家协会,并获得了在鲁迅文学学院学习的机会。莫言、余华、王安忆、张抗抗、刘震云、迟子建等作家都曾在黄埔军校学习过。整整一个学期,阿宝从未缺课。

现在,阿宝不再创业了。他成了天使投资人。他只投资熟悉赛道的企业家,并投资工业机器人、老年护理、医疗设备、游戏和新鲜电子商务等项目。这些被投资的企业家都是宝认可的朋友。

失眠是抑郁的前哨。阿宝的失眠仍然不好,但他并不沮丧,因为他喜欢写作。

“我曾经患有严重的抑郁症,整晚都无法入睡.我晚上像灯泡一样盯着看.我看事情非常非常悲观。”万科前高管毛大庆回忆起了自己的沮丧。

毛大庆试图去看精神病医生,但收效甚微。在此期间,他去了美国和王石共进了四个小时的午餐。"就像祥林嫂一样,他总是说他总是说你很消极?"后来,跑步治愈了他的抑郁症。

《法律周刊》曾提到一条公共信息,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已有1200多名企业家因无法摆脱的心理障碍而自杀。

如何生存?

在消除了企业家成功时的无限风光之后,剩下的就是戴上皇冠,承受它的重量。黄明太阳能公司董事长黄明说,他的生活将伴随着压力、竞争、疲劳和焦虑,他再也不会放松了。

大多数成功的企业家都是工作狂,他们的生活和工作几乎没有明显的界限,也没有度假和通勤的概念。即使你生病了,你也会坚持下去。

王健林的一天行程已经在网上流传。他早上4点起床,锻炼了45分钟,工作量大约是16个小时;马云每年飞行800多个小时,平均每天花2个小时在飞机上,访问33个国家和地区;对于腾讯员工来说,在凌晨三四点收到马的回复邮件是很平常的事情。

创新工场董事长李开复(Kai-Fu Lee)曾回忆起自己创业时的情景:“那时候,我经常在半夜两点钟醒来,起床回复我的电子邮件。回复后,继续睡觉,5点钟醒来,然后起床返回邮件…….长时间在高压下工作,使我的抵抗力变弱,这可能是后来生病的原因。”

“钢铁侠”马斯克。在最困难的时候,特斯拉面临着资金短缺、员工流失和美国次贷危机.马斯克精神崩溃了。几年后,马斯克将这次九死一生描述为“一边嚼着玻璃,一边盯着死亡的深渊。”

娃哈哈创始人宗30年来每天工作16小时,在市场上呆了200多天。工作几乎是宗的全部。几十年来,他不是从九点到五点上班,而是从七点到十一点。

《史蒂夫乔布斯传》的作者艾萨克森说,乔布斯去世前一天还在工作。青岛啤酒的彭突发心肌梗死死亡,大众电器的胡凯、爱立信的杨迈均死于心脏病,医生的.更常见的是,他死于过度劳累。

在某种程度上,创业承受着精神和身体的双重压力。

失败是创业的正常状态。

“跨界美食”是安川东的第二个创业项目,它位于短片MCN机构。该项目在2017年经纬创作大会上被张颖否决。安传东又失败了。

昆仑万伟董事长周亚辉。周亚辉第一次以多媒体光盘开始他的事业。他在清华科技园租了一间办公室。当这本书只有10万元时,办公室被归还了。后来,周亚辉在五道口附近租了两栋2000元的两居室。在他的第一个暑假,他几乎每天中午都吃鸡蛋炒饭,价格是3元。

周亚辉第一次冒险失败绝非偶然。失败是创业道路上的一种正常状态。许多年后周亚辉坦率地说,“我认为大学生创业,实际上,他们在战场上是拿着木枪的。他们觉得自己是英雄。事实上,它们是一把木头枪。他们被一枪打死,他们不能杀死其他人。”

周亚辉第一次创业失败,但他没有放弃。他在寻找新的机会。他去了陈一舟的千橡树互动公司当导演。他认为千橡互动有很多技术专家。他想了解技术,但他认为自己不懂技术。千橡树互动公司的创始人陈一舟给了周亚辉很多灵感。

陈一舟说:“互联网上的第二类创业者肯定比第一类创业者更难成功。当最后一批人开始做生意时,到处都是空地,足以占据一块。现在,已经有几个大城市了。他们只能是游击队,在寻找一些相对肥沃的草原时,他们逐渐变成小村庄,然后变成城市;同时寻找其他草原。”

周亚辉还发现了他的开放空间——海外网络游戏。

纵观中国互联网的短暂历史,几乎所有成功的商业模式都在市场中找到了空白点。在市场上找到空白点显然只是创业成功标准行动的第一和第二要素。在美国的硅谷,当大多数公司成立的时候,他们都以伟大为目标。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的回答是:只有“必须生产这种产品”的冲动才是创业的真正原因。

卡内基曾经问过古里奇公司的董事长古里奇,成功的第一把钥匙是什么?古里奇回答说:“我喜欢你的作品。”。他说:“如果你喜欢你的工作,你可能会工作很长时间,但你不会觉得你在工作,而是在玩游戏。”。

快手首席执行官苏华除了编程之外没有其他爱好。在《人物》杂志的采访中,他承认他的偶像是两位谷歌程序员:杰夫迪恩和桑杰格玛瓦特。他读了很多他们的代码。“这和读一个人写的小说是一样的。你会非常喜欢这个人的。”

在最初阶段,每个创始人都花大量时间编写代码。2015年,负责前端开发的程将停止写作。由于后端的压力,首席执行官苏华一直写作到2016年初。熬夜打架是很常见的。至于几天不洗澡,他说:“乔布斯也不喜欢洗澡。”

阅读王小川的故事也是如此。如果你不喜欢搜索,如果你不痴迷于做这个东西,以后就不会有搜狗了。

在所有迷人的成功背后,一定有一个不断尝试和犯错的过程。正如软银亚洲总裁闫妍所说:“我们中有太多人谈论微软的盖茨和乔布斯的成功。”但他们奋斗了多少年?”

尽管如此,只有少数人能爬上山顶。

关于创业,小米的创始人雷军曾经说过:“说实话,我认为创业真的不是人们做的事情。这是由猫和狗做的。正常人绝不会选择创业。因为一旦你选择创业,你就选择了极其痛苦的生活、压力、困惑、不理解甚至蔑视他人。只有少数企业家能够真正取得成功,而大多数企业家已经成为铺路石。”

在创业的过程中,安传东也修正了自己的梦想。过去,他的梦想是在纳斯达克敲钟。现在,他想成立一家公司,并把它卖给英美烟草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