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创业 >

什么叫令人唏嘘(令人唏嘘可以怎么运用)

作者 木星SEO · 发布日期 2021-06-02 · 来源 未知

创业既没有最好的时候,也没有最坏的时候。总有人在黎明前坠入黑暗。写死亡实际上是写活着。即使有完美的策略,你也必须死。我希望本文中提到的所有案例都能成为照亮企业家前进道路的一盏明灯。

“死亡潮将在下半年出现。过去几年有太多的创业项目。许多公司迫切需要下一轮融资来输血,但继任者越来越少,许多项目将因为无法获得下一轮融资而夭折。”联想之星执行董事王鸣要表示。

根据中国投资集团的数据,2015年第二季度,互联网行业风险投资/私募股权融资规模为37.89亿美元,同比下降50.36%;融资案例222起,比上个月下降10.84%。

对于企业家来说,钱真的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根据IT橙监测数据,2015年第二季度共发生588起投资事件,其中前期投资(从种子天使到a轮)占69%,b轮占13%,c轮和d轮分别只占4%和2%。已经有几家公司可以进入上升通道。

但我们想说的是,对于企业家来说,永远不会有最好的时光,也永远不会有最糟糕的时光。有些人总是会成功,而有些人会在黎明前陷入黑暗。

写死亡实际上是写活着。可能有超过180种真正的死亡方式,而只有一种真正的生存方式,那就是冲过这些陷阱。即使你有完美的策略,你也必须死。我们希望本文中提到的每一种死亡方法都能成为一盏明灯,照亮创业者崎岖的道路。

1“产品模具”

不管是硬件还是应用产品,第一个属性(第一个场景)是工具属性,也就是说,你对用户有什么用?你能为用户提供多少宽度、厚度和强度的价值决定了你的产品是“金钩”还是“泥钩”。

有时,企业家倾向于壮大自己,强占市场的意愿,而产品不符合“普遍性、支配性和正当需要”的原则。虽然有些产品可以满足用户“通用、明确、按需”的需求,但它们不能延伸到第二个场景,所以它们不能“高频化”,所以它们不能产生持续的用户粘性。

根据观察,工具属性越强,平台属性有时越弱(如果第二个场景不能有效设计)。例如,许多工具,如屏幕锁,天气,闹钟,智能开关和字典都属于这一类。因此,如果你的产品不符合“普遍性、优势性、需求性和高频率”的“八字决策”,那么在A轮中死亡的概率是非常高的。

建议:在启动阶段,项目应该清楚地考虑哪些用户需要面对,哪些痛苦需要解决,行业的趋势是什么,时间对你有利吗?尽量按照“通用、明确、按需、高频率”进行产品设计和场景设计。

2“所有权结构已死”

创业企业的融资过程实际上是一个“多面加水,多面加水”的迭代过程。创始团队负责揉捏最早的面团(有时你可以在揉捏面团之前拿到钱),然后以适当的估价将其引入天使之轮。

有时,创始团队没有很好地把握融资节奏。过早或过多的融资可能导致天使投资人的持股比例过高(拿土豪的钱往往会导致这种情况),而创始团队的持股比例过低,不利于以后的融资(因为后续的潜在投资者会认为创始团队积极性不够)。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有时在某个项目中孵化的子项目最容易出现所有权结构问题。由于子项目的孵化是一项“工作成果”,原股东肯定不愿意放弃太多股份,这直接导致了实际创始团队的持股比例过低(有的会接近50%或低于50%)。

建议:在天使阶段,项目应该尽量不要从土豪那里拿钱(除了它可以带来战略资源),而是应该尽量引入专业的天使投资人。

对于那些在天使轮阶段不得不接受更多稀释股份的人,也建议在投资协议中设定股份回购条款。相应地,天使投资人也可以设置绩效考核条款。如果业绩目标得以实现,创始团队有权以一定价格从天使投资者手中回购部分股票(当然,必须保证一定的溢价)。这样的条款不仅能保护创始团队的利益,也能保护投资者的利益。

3“数据已死”

A轮融资前的产品和用户数据实质上是1-10年间市场上产品验证效果的数据表达。这时,企业不需要盈利,但数据必须表明产品投放市场后将处于“干火”状态。如果数据表现不好,投资者不可避免地会扼杀这个项目。

值得注意的是,有时项目数据的绝对值还可以,但行业排名不在前5名之内(万亿美元市场除外),融资过程将相当复杂。这涉及到投资者的心理门槛。说白了,这是为了让投资者觉得在你身上投资是相对安全的,并且有足够的安全边际。

因为在一些赢家通吃的行业中,行业排名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成功系数。因此,一些投资者明确表示,他们只投行业前三名的票。如果你只是第四名和第五名,那将是可悲的。如果你举起手来打低牌,你就赚不到钱,但是如果你举起手来打高牌,你就没有那么多钱。最后,你在中间被拖死了。因此,在新一轮融资前争取良好的数据表现是非常重要的。

建议:企业的早期资本是“超级货币”,所以我们必须好好利用天使之轮的钱。企业家应该明白,熔天使轮的目的是熔A轮,A轮是熔B轮,B轮是熔C轮,…有了这种资本导向的思维,企业家的产品运作在一定程度上不会偏离资本驱动的轨道。

在产品运营过程中,我们可以尽力做到以数据为导向,时刻关注竞争产品的数据表现,预测我们新一轮融资的数据预期,并以目标为导向将其分解为日常运营细节。当然,企业家没有必要只为融资而做数据,这样会打乱他们自己的战略节奏。

4“利润模式已死”

谈到商业模式或利润模式,任何公司都可以归结为一个公式,即利润=收入-成本。不同的商业模式在于收入曲线和成本曲线在不同的阶段有不同的趋势。根据我的理解,所有的公司可以分为五种形式:纯产品(平台)、纯服务、强产品弱服务、强服务弱产品、强产品强服务。

不同的产品或服务将有不同的盈利模式(产品总分类、注册会计师、注册会计师、注册会计师服务等)。)和成本结构,它们决定了规模经济和范围经济效应的释放程度,并最终决定项目能走多远和能走多大,从而决定其投资价值。面向服务的项目越多,线下部分就越重,越有可能受到“规模、质量和成本”的铁三角的挑战。

当许多企业家进入某个行业时,他们没有清楚地考虑后续的商业模式。当他们发展到一定阶段时,他们发现他们的盈利模式正面临着极限。尽管企业可以赚钱,但当它们想要实现10到100,100到1000年的扩张时,它们面临着巨大的挑战。这些行业通常呈现“大市场、小作坊”的格局。这样的项目在首轮融资中将会遇到很大的困难。

建议:天使轮融资后,企业应该开始思考未来的商业模式,最好使用财务预测模型(在专业融资顾问的帮助下)来展示不同规模阶段的收益变化趋势和成本结构。

虽然财务预测模型可能无法准确预测未来的收益和成本,但这种系统化的工具可以帮助我们模拟企业发展和演变的过程,从而帮助我们识别企业后续发展中的关键成功因素和关键失败因素,从而心中有数,避免“踩西瓜皮”的发展。

5“估值已死”

融资是“当你有更多的面条时加入更多的水,当你有更多的水时加入更多的面条。”有时,企业家选择的行业非常好,项目有很大的内在价值(“奖金”)。然而,由于当前的数据性能和业务模型尚未有效发布,其显式外部价值暂时无法支持高估值。这导致创始人和投资者之间的估值预期存在巨大差异。

事实上,对于一家初创企业最终应该获得多少价值的问题,没有解决办法。我们更愿意接受价格由市场决定的事实。如果资本市场普遍不能接受创始人预期的估值,而创始人又不愿意妥协或接受赌博条件,那么融资机会很可能会被错过,竞争对手将会领先。在这种情况下,企业家很容易窒息他们的项目。

当行业远离整合和调整阶段时,竞争产品之间的竞争表现为产品和团队之间的竞争,同时表现为融资能力的竞争。谁能抓住融资机会,谁就能更优先占据投资者的头脑,从而为竞争产品的潜在投资者制造更大的心理障碍。

建议:市场是最道德的!初创企业在首轮融资中获得最佳估值是很自然的。关键是在主流资本市场上找到合适的投资者,剩下的就是由市场形成价格。此外,与投资机构的价格谈判时间不应过长,整个融资周期不应超过5个月,否则,过于执着于估值将导致融资窗口的错过。

在这个阶段,最好的策略是快速获得资金并实现业务量。相信如果项目启动,资本市场一定会帮你挽回后期的损失。相反,如果项目不能启动,那么目前的估值只是“神马”。

值得一提的是,估值调整条款(赌博)实质上是解决创始人和投资者之间的“信息不对称”和“信心不对称”。你可以把它理解为给投资者一个估值调整选项,你也可以把它理解为给创始人一个提高估值的机会。公平与不公平的关键在于设定的绩效目标和基于目标的评价是否合理。因此,建议创业团队不要本能地反对赌博,而是一次讨论一个案例。

6“团队死亡”

对于一些项目,方向是好的,数据库是好的,但是团队结构是有缺陷的。例如,CEO过于“技术房”,缺乏足够的战略能力和资源整合能力,这也直接影响了投资者对创始人融资能力的信心。投资者会担心,你可能无法在这轮融资后骗过下一轮融资。一些项目团队缺乏技术、营销和运营方面的核心合作伙伴,这也可能直接导致投资公司在A轮中放弃投资机会。

建议:团队的问题越早解决越好。在早期阶段,由于项目的价值还没有实现,在引入核心骨干时更容易讨论股份的问题。因此,创始人在得到天使之轮后,应该重点解决团队结构缺陷的问题。特别是,不要告诉投资者我们有一个技术合作伙伴,他不会加入,直到这轮融资到位。

7“垂直陷阱死亡”

这无疑是初创企业切入垂直领域的最佳策略。然而,在“平原地带”的“严重垂直”领域,如果无法建立有效的护城河(达到一定的规模壁垒或垂直产业本身具有很强的能力特异性或资源特异性),则有可能在某个阶段后被一个大平台所覆盖。

也就是说,当垂直平台未能发挥规模经济(这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降低服务成本)时,您可能会被大型平台的规模经济(横向规模经济,这可以稀释整个大型平台系统内的成本)所扼杀。事实上,大型平台最大的威胁是其超强的财务实力和融资能力。重型垂直项目在具有明显“能力特异性”和“资源特异性”的地区更容易生存;否则,这是一场对抗时间的游戏。

在首轮融资中,有些项目总是受到质疑。如果大平台介入,会发生什么?这很正常,关键在于创始团队能否向投资者展示项目本身的“进攻壁垒”或“防守壁垒”在哪里。如果我们不能有效地展示这一点,那么这样一个项目就不可避免地会在第一轮开始时失败。

建议:在这一点上没有特别好的建议。如何在大平台开始介入之前获得一定的壁垒优势,关系到团队进入的时机、团队的执行力、创始人的战略能力和资源整合能力。团队应该保持清醒,即使他们想被大平台收购,他们也应该尽力在行业中占有一席之地。

8“法律风险消失”

一些项目从一开始就徘徊在政策和法律的边缘,存在巨大的政策不确定性和法律风险。例如,涉及黄河的项目、舆论监督、现行监管政策(许可证)等。如果时间不站在自己一边,他们可能面临投资者回避投资A轮融资的风险。

建议:在项目开始前咨询法律专业人士或政策专业人士,以保持法律和政策的底线。在项目运作过程中,时刻关注政策环境的变化,做好公共关系。其他的,只能看到生活。

9“去死”

一些背景好的企业家容易进入天使轮,因此他们在A轮融资中过于自信,一开始就设定过高的融资金额和估值预期,不断试探资本市场的底线,并反复大幅调整估值,导致融资周期长,在业内众所周知。对于这样的项目,投资者肯定会谨慎。

建议:合理设定A轮融资的预期,不要因为虚假的面子报告和竞争产品而误导自己的判断,尽早拿到钱,不要在缺钱的时候筹钱,不要对自己的融资设置太多的限制,保持开放合作的态度。融资往往是不经意间插入柳树。

结论

当然,创业是一次九死一生的冒险。如果没有风险,就没有生意。关键是如何平衡各种因素,这是对创始人和创始团队的终极考验。

不要因为“寒冬理论”而失去信心。好项目仍然有很大的市场。成熟的投资者会把降温视为价值的回归,不会害怕自己的手脚。毫无例外,他们说他们会投票支持好项目。有时候,市场低迷对好项目来说不一定是坏事。回顾过去,像百度和腾讯这样的巨头都在2000年左右崛起。

任何人都只能活在当下,有勇气接受你不能改变的,有能力尽可能改变你能改变的,并且有智慧认识到这两者。而“治理大国”的战略能力和“烹饪新鲜小食品”的消费能力正是投资者最希望创始人具备的能力。